意料之外:一位上海游戏从业者对成都手游的发展感慨

APP行业资讯 日期:2014-05-20

身为游戏人其实很早就想写这篇文章。

大家都很关注成都,作为中国手游的第四城,北上广对这里的映象大多集中在“700多家研发屌丝公司居多,成都的会多,不会做市场,不会做运营,3到5人组个团队就想做个千万流水的产品"。

确实盛大、腾讯这些公司都有自己的创业故事在外流传,而我们却找不到任何一篇对成都某一个游戏公司的详细介绍。一直以来笔者都跃跃欲试,但是想想需要写的太多,下笔时又不知道从何入手,所以动笔几次都放弃了。然而当“数字天空2款产品占据国内30%市场份额",“2014年GMGC成都雷兽的《木兰OL》获得最受期待奖",“NCsoft代理《血战长空》冲击欧美市场"等等亮眼事件发生之后,笔者觉得如果再偷懒下去,或许大家对成都圈子永远停留在“屌丝研发多、不会做市场、不会运营"的观念上,直至某一天,他们占据手游80%市场的时候才发现下一个盛大居然是在成都。

于是笔者连着熬夜三天写出这篇文章并发布在趋势网,希望看官们能通过对数字天空、雷兽互动与动鱼数码这三个成都公司的介绍文字,了解到真实的成都游戏圈。文字可能会有点长,但是我还是建议各位同行以及想知道成都行业发展历史的朋友看下去。由于笔者本身就是从北京到上海再到成都工作的游戏行业从业者,所以在一些评价性的文字上或许会有些偏颇,请大家理智分析,包容对待,不胜感激。笔者也会尽量用事实和案例来代替个人评价性文字。

2003~2010成都手游:且行且学习

正文:

网络曾经流传着这么一个段子:创业初期的企鹅日子非常艰难,好些时候QQ是用近似卑鄙的手段偷别人的带宽和服务器空间,因为他们没钱买服务器。小马哥找过中华网、新浪,想要把腾讯卖掉,只要100万,是的你没看错只要100万RMB。不说现在小马哥的身价,就是当年企鹅香港上市时的价值就有17亿,风光背后的艰辛现在都成了大V调侃时运一直不佳某浪的段子。

成都大部分公司在某种程度上来讲与企鹅都有相似的创业经历。在成都游戏界,最有名的必然是数字天空老王首次创业史。很多人说,这是一段传奇。就连手机游戏圈外的不少普通成都人,也不只一次的通过媒体报道了解过这家创新公司。

这段传奇起于2003年春天。那时,三位四川的年轻人在大学中途放弃了学业,筹集了4万元,在望江科技楼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屋子里建立了公司。在最初的10个月甚至连水电费、房租费都让王晟等人头疼过。那年,国内有陈天桥、丁磊等凭借网络游戏在富豪榜上频频亮相;国外有Google的财富故事正在疯狂上演。创业的信念支撑王晟等人度过了这段日子。第一款产品诞生之日,一家杭州的软件公司用20万元购买了这款游戏,成为王晟等人迈出的第一步。

这就是获得百万美金风险投资的三个棒小伙

那时,媒体的报道所描绘的王晟真的就像是一个成都版的比尔·盖茨。这些文字不仅让这段故事成为传奇,也让许多同样憧憬着的年轻人热血澎湃:与香港软银的谈判就像大学生招聘会,香港软银的总裁问得最多的是他们的个人生活,如有没有女朋友,喜欢什么娱乐等,另外问得最多的就是需要多少钱……经过一个下午的“面试"后,软银做了决定:首期投资100多万美元,王晟等原始股东仍掌握控股权……有意思的是,在获得风险投资的过程中,王晟并没有做商业计划书,也没有向软银做前景预测,更没有承诺什么。而在整个过程中,软银似乎也很少问及这些。即使在资金到账后,软银也没有派出财务人员监管。

拿到了风投的王晟等人立刻成为明星。公司在高新区数字娱乐软件园租了1000余平方米的办公室,每个月的租金就是5万元;员工数量和业务规模迅速扩大。据软件园有关人士透露,联合众志的员工最多时达到一两百人。当时,不仅本地和外地媒体对这段创业故事深入报道,在历年的各类行业活动中,这家公司也几乎没有例外地被树立为本地手机游戏行业的“样板"。

俗话说:步子迈的太大容易扯到蛋,数天王晟首次创业最终只留下一个“联合众志"倒闭的结尾。笔者无从了解到真正倒闭的原因,只晓得之后这家公司最后只剩下4个人。山穷水尽到核心主程都转行开货车了,后期才被拉回来写代码。可以说那段时间如果玩家不消费,他们就没钱发工资。熬了几年之后,才有现在的500人研发团队和响当当的数字天空名号。

相比之下,成都其他的手机游戏企业多数是“低成本运作",一间几十平方米的办公室,几台电脑,十来个员工就足以支撑正常的开发。要说与数天的差别,便是部分公司转型较快,发展思路清晰,吃的亏没数天这么大而已,但总体上都是产品刚盈利便回到亏本状态,然后在不断创业的边缘上来回徘徊。其中笔者比较熟悉的雷兽互动,就是成都游戏企业中这样非典型个例中的一个。

成都雷兽互动前身是gameloft一个手机游戏移植小组,03年左右脱离gameloft后成立了一家小型的游戏公司,初期以研发MTK与K-JAVA手机游戏为重点。当时靠着一群不服输的年轻人立志要在手机游戏舞台上一展拳脚的抱负,凭借在国际知名游戏公司的制作经验,在2005年PSP、NDSL也只是能玩一些像素画的单机游戏的时候,这个团队第一款手机游戏《勇者之路》研发成功。游戏跨诺基亚、摩托罗拉、三星、索尼爱立信、LG等主流手机平台。依靠卓越的画面与操作体验以三万售价卖给上海一家公司。由于不懂行情,这款产品被代理以高出同类产品三成的价格——10万售出给另外一家手机游戏公司。实际上,这种情况成为很多成都创业公司必经之路,成品游戏只能得到外包利益。

随后,手机的智能机3G时代宣告开启,许多手机都在向智能操作平台转型。在这段时间内,很多成都公司都是研发型公司。由于没有及时改变公司的经营策略,外加产品销路问题,很多公司都相继倒闭。而在此时,这个团队却于08年开创了国产ACT动作类手机游戏的新纪元,出品《焚天战纪》。这款游戏在当年,便以单款作品20万的高价售出。

雷兽前身团队制作的K-JAVA平台手游《焚天战纪》

这是手机上第一款真正意义上采用自研引擎制作的动作游戏,完全可以想象根据当时手机硬件机能,要开发出一款动作游戏可能遭遇的重重困难。按当时科技类媒体的报道资料:诺基亚N6101分辨率只有128*160,更别提现在很多手机都自带显卡芯片什么的了。策划人员完全不知道K-JAVA手机如何设计动作游戏,美术人员完全不知道如何在设计视觉表现,整个团队不停在过错、跌倒、站起来中完成这款游戏。08年,在那个甚至连Symbian都尚未完全普及的年代,《焚天战纪》的动作画面特效给玩家带来的冲击就像我们现在看《剑灵》或者《洛奇英雄传》一般刺激。

而不为大家所知的是,2003年~2010年这段时间,成都游戏行业为整个手机游戏产业贡献了像《合金弹头》、《仙剑奇侠传》、《焚天战纪》等2000多款经典手游。本文也向这些在K-JAVA和Symbian年代为我们提供精品游戏的手游开发商,以及一群曾经参与这场研发盛会的的无名英雄们致敬:是你们才让我们体验到了一大批经典且好玩的手机游戏。

2010~2013成都手游:手机网游的开道者

2009年之后,手机进入iOS与Android智能机时代,手机端也拥有了一大批并不比PC端游戏性差的精品游戏诞生,比如《愤怒的小鸟》、《水果忍者》、《割绳子》等等。国内也有了一大批转型开发iOS游戏的,比如《捕鱼达人》、《找你妹》等等。这些游戏有的火得一塌糊涂,有的却也是昙花一现。然而不为行业所知的是,包括数字天空、雷兽互动在内这些有着7到8年K-JAVA手游研发商却放着单机不做,而是都在做着iOS端智能手机网游的研发。请注意,这不是现在的卡牌网游,也不是单机弱联网,而是真正可以在手机上玩的网络游戏。

2011年,那年比较火的PC端ARPG是仙侠风《神仙道》。在心动的布局下这款产品一下子风靡整个国内页游渠道,并因此诞生37WAN、心动等多个顶级页游发行商,进而使“渠道与发行商"这些词汇成为当年圈内热门标签。也就再过了那么半年,2012年7月数字天空《龙之力量》发布iOS平台。同样是ARPG,但却是欧美魔幻风格的。这款产品宣告着数字天空开启iOS ARPG的新世纪。游戏围绕团队伙伴成长为中心,结合副本、PVP和PVE等系统,构建了一个独特的魔幻世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款成都研发的手机网游占据iPhone/iPad各类榜单前十。如今虽下载榜少有见到,单付费榜至今未落下前十,足见玩家对这款产品的喜爱,也正是这款ARPG奠定了成都数字天空在手游市场的地位。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APP开发
上一篇:盘点:iPhone 6可能会具备的10项功能
下一篇:DAPRA研发出“战场上的Google G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