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红包飞:大数据金矿背后的人文洞悉

APP行业资讯 日期:2014-02-13
在互联网圈,倘若你不聊点“大数据",众人凝视你犹如在看一只E.T。而实际上,谈论数据本身并无太多意义,笔者倾向的是一种思维方式,就像《大数据时代》一书的观点——“大量的数据能够让一个行业更好地了解客户需求,从而提供个性化的服务"。基于此,只有对大数据进行分析,最终才能实现数据和需求之间的精准、智能匹配。

这是一个顺应大时代发展的衍生物。

所以,笔者也想带着这样的思维,将视角放在今年已进行到第四年的新浪微博“让红包飞"活动。借着还未散去的年味儿,洞悉与探讨一串串冰冷数字背后人文社会呈现的规律与态势,以及,通过这样的案例启示录来填补自我与他者间那道看不见的“信息鸿沟"。

一、量化、量化……那么然后呢?

一个完整的数据钻取过程无非是这样:基于用户数据的大数据仓库→真正的数据中心核心数据资产→基于用户数据行为分析的数据再利用→让数据价值得到升华。

在这之前,还有一个重要的数据收集过程。微博“让红包飞"活动之所以吸引笔者关注的首要原因在于其收集数据的亲民性。本身,微博就是与民互动非常强烈的新媒体,再加上贴上民俗标签的红包,科技 人文的形式使得感性与理性兼具,从而铸造了此次活动“接地气"的人性品质。

当然这样“接地气"的人性品质,归根是缘于企业参与者双赢的经略意识。如果说“让利"只是活动发起者初衷的一个方面,那么各大企业微博热衷于“红包"活动的另一个重要原因,除了增加粉丝互动目的,恐怕是直接的营销效益。洞悉这样的“阴谋"后,你就会了然为何连2014央视春节联欢晚会都卷入这场“红包飞"的喜庆活动中。据透露,31日1时其红包发出数具体数额已达11470000个,同时春晚的粉丝数量也直线飙升,一度达到63.83%的可观增长率。

关于大数据的探讨,圈内还流传着一个黑盒子理论,即大数据的推演过程中,一边吸入大数据,经过黑盒子处理后,另一边不断流出结论。所以,通过此次活动的“黑盒子"处理,新浪官方得出以下结论:
   在更讲究春节“讨彩头"的东南沿海地区,这场“红包盛宴"显然更受欢迎。活动上线仅3天的数据显示,广东、北京、浙江、江苏、上海五省市的网友“抢红包"最积极,来自广东的参与者以13.9%的比例领先,北京和浙江的参与者分别为7.2%和7%,江苏和上海的参与者也超过6%。

以年龄层划分,“90后"成为最爱“抢红包"的群体,充分展示了社交媒体上年轻人的参与热情。活动参与者中“90后"占57.8%,超过60%的参与者都是“90"后和更年轻的“00后"。

相对于男性而言,女性对“抢红包"有更大的兴趣,占活动参与者的53.6%。

有意思的是,新浪还按照星座划分统计了“幸运率"。天蝎座、天秤座和处女座的中奖几率则最高,近30%的中奖者都是这三个星座。

二、大数据的人文价值:填平“信息鸿沟"

当然,上述的几个肤浅结论还远远谈不上属于大数据金矿。只有用慧眼不断挖掘,才能让大数据所蕴含的价值逐步释放。

比如为什么抢红包活动中,广东、北京、浙江、江苏、上海五省市最积极?笔者研究了一下,或许有以下答案:根据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按常住人口分,排在前五位的是广东、山东、河南、四川和江苏。广东和江苏是全国排名靠前的人口大省,人口基础大,微博用户自然就多。至于北京、浙江、上海,数数这三地的软件园数量,你就知道他们为何能引领科技潮流的?

与此同时,按照科技与经济的紧密联系(确切地讲,二者成正比关系)。经济愈发达地区,数字化程度愈高,反推之,亦成立。按照中国2014年各省GDP排行,广东、江苏、山东、浙江、河南分列前五。SO,广东、浙江、江苏三省运用微博抢红包的人数位列前茅并不让人意外。

所以说,上述统计结果其实也不仅仅反应了一个技术问题,并正在成为一个日趋明显的社会问题——“信息鸿沟"。研究资料表明,数字鸿沟造成的差别正在成为中国继城乡差别、工农差别、脑体差别“三大差别"之后的“第四大差别"。在信息化高速发展的时代,这是个尤其值得注意的问题,它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社会结构失衡、权利失衡、贫富不均、秩序紊乱、发展乏力,甚至引发社会对立和冲突。

以笔者老家所在的胶东半岛的一座县城为例,这个五线城市在媒介接收终端配置与信息获取方面,主要渠道依然是靠电视、网吧。在移动互联网跻身北上广当红炸子鸡之时,在这里,手机依然只是用来听电话和收短信的,对于所谓的刷微博、抢红包,“费流量、还花钱",大多数人抱有如此心理并未开通上网流量套餐包。

东部的案例尚且如此,可以想象,中西部数字化程度能有多么贫瘠。有人形象地说,中国的地形梯级分布相似,中国不同地区使用数字技术的程度也呈梯级分布,只不过方向刚好相反。

而一直以来,政府对于不同地区和阶层间的“信息鸿沟"高度重视,通过“村村通"工程等项目建设,努力弥合。不过,弥合的主要是信息获取鸿沟。“信息鸿沟"的另一个分支——信息使用鸿沟尚未得到足够的重视,即不同地区和群体在信息使用中同样存在着不平等。比如与上层社会相比,低收入群体显然更偏好媒体的娱乐功能,而对于通过媒体改善生存状态的内容则关注度普遍较低。

只有努力弥合信息获取鸿沟和信息使用鸿沟两个分支,才有可能真正填平那道看不见却真实存在的“信息鸿沟"。而笔者也认为,这将成为大数据最终应该释放的正能量。

顺着这样的思路,你也能以时间轴对比出90后、80后及“其它后"之间的差异性及根源所在。这将对提升政府管理职能和企业决策能力、创新发展模式意义深远。人文与科学,感性与理性之间终究是要融会贯通的,倘若数据的挖掘无法上升至人文的高度,那么一切数据库终归只是一组冷冰冰数字的堆砌物,一个赤裸裸的盈利工具而已。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APP开发
上一篇:京东除夕突袭上市,快节奏背后不只是焦虑
下一篇:桨、谧、枳组词想到的一款app应用